大家都在搜

E.Jean Carroll说,Elle杂志在特朗普指控后解雇了她



  “Elle”杂志长期专栏作家让·卡罗尔(E.Jean Carroll)去年指责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Trump)在当选总统之前强奸了她。他在周二表示,她被该刊物解雇是因为特朗普一再侮辱她。

a person sitting on a bench posing for the camera: E. Jean Carroll said Donald J. Trump sexually assaulted her in the dressing room of an upscale New York department store more than 20 years ago.

  托德·海斯勒/“纽约时报”乔恩·卡罗尔说,20多年前,唐纳德·J·特朗普在纽约一家高档百货公司的更衣室里对她进行了性侵犯。

  卡罗尔是“询问E·让”(Ask E.Jean)专栏的作者,她在Twitter上宣布离开该杂志,并将此归咎于特朗普。她说,20多年前,特朗普在纽约一家高档百货公司的更衣室里对她进行了性侵犯。

  特朗普一再否认卡罗尔的指控。

报名参加早间简报通讯

  “因为特朗普嘲笑我的名声,嘲笑我的长相,把我拖进泥潭,26年后,艾尔解雇了我。”Carroll女士在Twitter上写道。“我不怪艾莉。这是我一生中的一大荣幸,我写了“请你让”一文。“

  卡罗尔女士起诉特朗普诽谤去年11月,特朗普在纽约州法院(New York State Court)上表示,去年6月特朗普否认她的指控并称她是骗子,损害了她的声誉和事业。

  在周二的诉讼中,卡罗尔的律师罗伯塔·卡普兰(Roberta Kaplan)向卡罗尔提交了一封日期为12月11日的电子邮件,邮件内容来自Elle的执行主编艾琳·霍布迪(Erin Hobday)。在邮件中,霍布迪证实他们将解雇卡罗尔女士,并将为她合同中的其余五栏支付费用。

  “我们和你们的读者非常感谢你们多年来为杂志所做的工作,以及你们为我们的出版贡献的精彩专栏,”霍布迪女士写道,并补充道:“我们会非常想念你们的。”

  最后一次“询问E.让”一栏Elle杂志的网站日期是11月22日。

  出版Elle的赫斯特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特朗普的一名律师也没有立即回应请求。

  76岁的卡罗尔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特朗普把她扔到墙上,在曼哈顿伯格多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的试衣间里强迫自己。

  卡罗尔说,这件事发生在1995年底或1996年初。卡罗尔说,特朗普要求她做他正在考虑购买的内衣模特。当时,特朗普与他的第二任妻子玛拉·梅普斯(Marla Maples)结婚。

  卡罗尔在Twitter上宣布不再为Elle工作,就在同一天,她的律师拒绝了特朗普的请求,要求将她的诉讼推迟到第二起类似的诉讼得到解决--这种情况可能要到11月总统大选之后才会发生。

  卡普兰说,总统正在使用有问题的策略来回避她的发现请求和DNA样本,她说这可能对她的案子有帮助。

  卡普兰在曼哈顿州最高法院(State High Court)的一份文件中说,“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的广泛个人诉讼史上,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他关于强奸卡罗尔(Carroll)一事的赤裸裸的说法。”

  特朗普的律师辩称,卡罗尔的诉讼应该推迟到纽约最高法院上诉法院(Court of上诉)对第二宗诉讼中的一个问题做出裁决:现任总统是否可以被起诉。

  卡罗尔女士首先讨论了性侵犯指控在她2019年的一本书的摘录中,“我们需要男人做什么?”发表在纽约杂志上。她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接受采访时说,特朗普把她扔到墙上太用力了,以至于“我的头撞得太厉害了。”她说,她试图反击特朗普的暴力攻势。

  在卡罗尔女士的叙述公布的时候,特朗普在对希尔的采访一家国会山新闻机构,他不会攻击她,因为“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会带着极大的敬意说出来,”特朗普说。“第一,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第二件事从没发生过。从来没有发生过,好吗?“

  特朗普坚称,他从未见过卡罗尔,但1987年,两人在与卡罗尔前夫约翰·约翰逊(John Johnson)的一次聚会上合影。特朗普后来表示,这一形象具有误导性。他说卡罗尔女士是个想卖书的骗子。

  “穿着外套排队站着?”特朗普在6月说。“让我休息一下--背对着摄像机?”我不知道她是谁。“

  纽约上诉庭去年裁定,针对特朗普的第二起诽谤诉讼,它是由萨默·泽沃斯提交的特朗普的电视节目“学徒”中的一位前参赛者可以继续下去。

  上诉庭后来说,上诉法院应决定特朗普是否有权享有他所主张的豁免权。

  就像卡罗尔一样,泽尔沃斯指责特朗普在当选总统之前对她进行了攻击,并通过给她贴上骗子的标签来诽谤她。

  法庭文件显示,如果特朗普未能暂停卡罗尔的诉讼,直到泽沃斯的诉讼得到解决,他可能会被要求提交一份DNA样本。

  在上个月写给特朗普律师的一封信中,卡罗尔说,她相信特朗普的DNA能够与她说自己在被指控的袭击当天穿的那件衣服上发现的遗传物质相吻合,而且从那以后一直保持着。




上一篇:对首尔对朝鲜的态度不满,叛逃者竞选总统
下一篇:返回列表
虹彩艺术芳草地 立德贤达儿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