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3名共和党人愿意接受弹劾证人,但民主党需要第4名



  华盛顿--国会的数学模型很清楚:民主党只需要四张共和党选票就能迫使参议院传唤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R·博尔顿(John R.Bolton)等证人,在特朗普总统弹劾案的审判中作证。三位参议员表示,他们可能愿意这样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苏珊·柯林斯和丽莎·穆科夫斯基。

a man wearing a suit and tie: If Democrats can force testimony from John R. Bolton, the former White House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or others to testify, or subpoena new documentary evidence, it could sharply alter the course of the trial.

  c Erin Schaff/“纽约时报”如果民主党能够强迫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R·博尔顿(John R.Bolton)或其他人作证,或者传唤新的文件证据,这可能会大幅改变审判过程。

  这就让民主党人寻找一张难以捉摸的第四张选票。

  报名参加早间简报通讯

  关于四名共和党人是否会叛逃的问题--如果是的话,谁会叛逃--随着参议院准备在周三收到众议院的弹劾条款,导致美国历史上第三次总统弹劾案的审判,这一问题在国会显得越来越重要。如果他们这样做了,民主党人就可以在诉讼过程中有效地占领参议院的席位,并挑战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参议员,采取行动传唤证人。

  这可能会破坏麦康奈尔的希望,即在很少辩论的情况下,迅速宣告特朗普无罪,从而彻底改变审判的进程--甚至有可能改变特朗普的总统任期。

  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周二表示:“我无法预测我们是否会有证人。”“起初,每个人都说不,麦康奈尔似乎在统治着这座房子。现在我们让一些人来娱乐,但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此,我们现在的状况比几周前要好,但这里根本不存在任何确定因素。“

  最近几天,舒默、麦康奈尔和特朗普团队的成员私下里一直痴迷于这样一种可能性,即第四名共和党人可能会出现,向民主党人的方向倾斜数学,尽管他们都承认自己不确定这会是谁。

  到目前为止,只有罗姆尼明确表示他希望博尔顿出现。柯林斯在缅因州面临着艰难的连任之争,穆尔科夫斯基则更加谨慎,她说,他们希望参议院就是否需要证人或文件进行投票,但前提是双方都必须陈述案情。

  “我是否好奇博尔顿大使会说些什么?“是的,我是,”Murkowski女士对记者说,据阿拉斯加公共电台报道。但她说,她不会“预先判断”是否需要他在案件提交之前作证。

  柯林斯女士独立的名声在缅因州受到了冲击。当她投票确认最高法院法官布雷特·M·卡瓦诺时,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民主党参议员竞选委员会致力于选举民主党人进入参议院,该委员会创建了一个网站-WhatChangedSusan.com-突出她在1999年比尔·克林顿总统弹劾审判中争取证人的努力。

  该网站宣布:“是时候让柯林斯参议员致力于一个公平的程序,与米奇·麦康奈尔(MitchMcConnell)抗衡,并要求在参议院进行适当的审判。”

  但柯林斯女士一直建议她会这么做。

  “我倾向于喜欢信息,”她在周一表示。她补充说,如果我没有预料到在陈述案件结束时,以及Q和A,可能需要更多信息,她就不会要求传唤证人。

  其他共和党参议员的名字--包括正在科罗拉多州参加2020年艰难竞选的科里·加德纳(Cory Gardner),以及田纳西州的拉马尔·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都是可能的人选,后者尊重参议院的体制,即将退休,因而可以更自由地投票给自己的良心。加德纳很难与特朗普断绝关系。

  但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亚历山大是白宫真正关心的问题。他坚持不愿透露姓名,以描述特朗普团队的观点。周一,他似乎加入了柯林斯-穆尔科夫斯基观望营.

  “我们宣誓要保持公正,”亚历山大在国会山对记者说,“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我们在宪法上有义务审理此案,提出问题,然后决定是否需要在文件或证人方面提供更多证据。”

  众议院之后上个月投票为了弹劾总统的重罪和轻罪,他向乌克兰施压,要求调查他的政治对手。为了弹劾这位总统,舒默发布了一份四名民主党人希望传唤的证人名单。其中包括波顿和代理白宫幕僚长米克·穆瓦尼(MickMulvaney)。

  此后,博尔顿表示,如果参议院发出传票,他将愿意作证。

  民主党人还想传唤文件,包括政府电子邮件,显示白宫命令暂停军事援助在通电话90分钟后,特朗普要求乌克兰总统对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Biden Jr.)进行调查。还有他的儿子亨特·拜登。

  特朗普在说要证人还是想要迅速审判之间犹豫不决,他有时会提出传唤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作证的想法。如果民主党人成功地传唤博尔顿先生或其他证人,共和党很可能会推动传唤比登斯夫妇。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周二,麦康奈尔会见了一小群共和党参议员,探讨了“证人互惠”的想法。

  这个问题不会立即解决。麦康奈尔表示,他获得了53名共和党人的支持--比他需要多数票的51名共和党人多出两名--通过了一项关于审判第一阶段的有组织的决议。在该决议中,双方将陈述各自的情况,参议员可能会提出问题。这大约需要两周的时间。

  麦康奈尔曾表示,他希望该决议严格遵守克林顿审判中使用的决议。该决议规定,一旦第一阶段完成,参议院将投票决定是否传唤证人。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罗伊·布伦特(Roy Blunt)周二表示,他预计有关审判的决议也将包括这一措辞。

  在艰难的连任竞选中,共和党人--除了在缅因州是她自己品牌的柯林斯女士--的政治考量是复杂的。爱荷华州参议员乔尼·恩斯特(Joni Ernst)、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托姆·蒂利斯(Thom Tillis)、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玛莎·麦萨利(MarthaMc萨利)和加德纳都面临激烈的竞争,

  无论民主党人做什么,他们都不太可能支持他们,疏远特朗普对他们来说可能是灾难性的。

  与加德纳关系密切的科罗拉多州共和党战略家理查德·瓦德哈姆斯(Richard Wadhams)说,“这是科里的问题,或者说是挑战:科罗拉多州有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共和党基础,而科里不能疏远这个基础,因为他在大选中无法承受从该基地叛逃的代价。”

  “他现在在参议院选举中处于非常脆弱的地位,”瓦德哈姆斯补充说,“但相信我,他看起来不支持特朗普比支持麦康奈尔和科罗拉多州总统要危险得多。”

  周一,当一群共和党人林肯计划(Lincoln Project)向加德纳施加压力时,他的压力越来越大。描述自己作为“致力于击败特朗普总统和特朗普主义”的目标残酷的广告这位科罗拉多州参议员被形容为“特朗普的又一个仆人--软弱、恐惧、无能--一个小个子男人,害怕一个政治欺凌者。”

  “科罗拉多州选民希望在参议院得到公平的审判和诚实的领导,”广告说。“要么做好你的工作,要么科罗拉多就会找到一个愿意的人。”

  周二,在国会大厦,加德纳让自己变得稀少。当共和党人结束了一场关于审判程序的讨论的午餐会时,他从后门挤了出来,朝一部很少使用的电梯走去,避开了成群等待的记者。

  “对不起,他得走了,”加德纳的一名助手告诉跟踪他的记者,电梯门开了,参议员溜了进去。接着,加德纳插嘴,乞求讨论他是否能成为第四轮投票中难以捉摸的一票,这可能会打乱特朗普被迅速宣判无罪的希望。

  “我们还没有这些文章,”他说,“我不打算推测。”




上一篇:罗伯特·海德:朱利安尼助理讨论了如何监视玛丽·约瓦诺维奇
下一篇:伊朗总统因欧洲核协议破裂而大发雷霆
虹彩艺术芳草地 立德贤达儿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