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在乌克兰顾问发出警报后,白宫律师将特朗普通话记录移至机密服务器



  7月25日,特朗普总统结束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后,一名不安的国家安全助理赶往白宫律师约翰·艾森伯格(John Eisenberg)的办公室。

  据熟悉温德曼本周向国会议员作证的人士透露,白宫乌克兰高级顾问亚历山大·温德曼(Alexander Vindman)中校一直在听电话,特朗普向乌克兰总统沃洛迪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施压,要求调查他的政治对手,这让他感到不安。

  温德曼对白宫国家安全问题法律顾问艾森伯格(Eisenberg)说,总统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由于正在进行的调查,他要求匿名。

  订阅“华盛顿邮报”最受欢迎的时事通讯:今天华盛顿邮报上最受欢迎的报道

  据两位熟悉温德曼账户的人士透露,艾森伯格在一张黄色的法律便笺簿上草草地写下了一项其他官员称与白宫长期协议不符的举措:将通话记录移至高度机密的服务器,并限制对其的访问。

  白宫如何打击有关这一有争议电话的信息的细节,正值众议院弹劾调查将重点转向艾森伯格(Eisenberg)的角色。艾森伯格自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一直担任白宫副法律顾问。周三晚间,众议院弹劾调查人员宣布,他们已要求艾森伯格和白宫一名律师迈克·埃利斯(MikeEllis)周一出庭作证。

  周四,众议院计划就下一阶段调查的规则进行表决,并听取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副代表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的发言。博尔顿也被要求下周作证。

  温德曼的陈述标志着第一个已知的案例,在弹劾调查之前,证人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将艾森伯格与将有问题的成绩单转移到高度机密服务器的决定联系起来。

  艾森伯格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白宫发言人拒绝讨论艾森伯格在处理7月25日笔录方面的角色,以及他如何处理从工作人员那里听到的担忧。

  

a man wearing a uniform: Army Lt. Col. Alexander Vindman departs a closed-door meeting after testifying as part of the House impeachment inquiry Tuesday. (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C.Patrick Semansky/AP陆军中校亚历山大·温德曼(AlexanderVindman)周二在众议院弹劾调查中作证后,离开了一次闭门会议。(美联社图片/帕特里克·塞曼斯基)白宫副新闻秘书霍根·吉德利(Hogan Gidley)表示:“按照两党历届政府的做法,我们不会讨论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的内部讨论。”

  艾森伯格在加入特朗普政府之前曾在柯克兰埃利斯律师事务所(Kirkland&Ellis)的华盛顿办公室工作,他在乔治·W·布什(George W.Bush)政府期间也曾在司法部任职。自特朗普就职以来,他一直担任白宫副法律顾问,负责监督国家安全问题。他在前白宫顾问唐纳德·麦克高恩(Donald McGahn)和继任者帕特·齐波隆(Pat Cipollone)

  到了7月底温德曼来找他的时候,艾森伯格已经很熟悉据“华盛顿邮报”此前报道,白宫官员对奥巴马政府为政治目的向乌克兰施压的企图表示不满。

  三个星期前,温德曼和另一位高级官员在7月10日的一次有争议的会议上向他表示,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迫使两名乌克兰官员调查特朗普的政治对手,包括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他的儿子亨特(Hunter)曾在布里斯马董事会任职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

  桑德兰的律师罗伯特·卢斯金周三表示,他的当事人在7月10日的会议或任何其他有关乌克兰政策的讨论中没有提到比登斯一家。

  卢斯金说:“桑德兰大使在准备好的证词中没有任何补充,他在证词中明确表示,他当时或任何其他场合都没有提到拜登的名字,也不知道布里斯马与拜登有关联。”

  当天,代表这位新当选的乌克兰总统的两名官员来到白宫,希望巩固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

  相反,游客们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摊牌白宫高级官员之间。

  这两名乌克兰客人分别是泽伦斯基高级顾问安德里·耶尔马克(Andriy Yermak)和乌克兰国家安全与防务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And Defense Council)主席奥莱克桑德尔·丹柳克(Oleksandr Danyliuk),他们首先被护送到博尔顿办公室,会见了温德曼、桑德兰、白宫俄罗斯顾问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和国务院驻乌克兰特使库尔特·沃尔克(Kurt Volker

  希尔和温德曼的证词显示,在讨论美国希望看到基辅打击腐败的愿望时,桑德兰将话题从正在进行的腐败调查转向了对特朗普重要的具体调查。

  据知情人士透露,博尔顿对这些言论如此震惊,以至于他缩短了会议时间。

  7月25日,特朗普总统结束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后,一名不安的国家安全助理赶往白宫律师约翰·艾森伯格(John Eisenberg)的办公室。

  据熟悉温德曼本周向国会议员作证的人士透露,白宫乌克兰高级顾问亚历山大·温德曼(Alexander Vindman)中校一直在听电话,特朗普向乌克兰总统沃洛迪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施压,要求调查他的政治对手,这让他感到不安。

  温德曼对白宫国家安全问题法律顾问艾森伯格(Eisenberg)说,总统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由于正在进行的调查,他要求匿名。

  订阅“华盛顿邮报”最受欢迎的时事通讯:今天华盛顿邮报上最受欢迎的报道

  据两位熟悉温德曼账户的人士透露,艾森伯格在一张黄色的法律便笺簿上草草地写下了一项其他官员称与白宫长期协议不符的举措:将通话记录移至高度机密的服务器,并限制对其的访问。

  白宫如何打击有关这一有争议电话的信息的细节,正值众议院弹劾调查将重点转向艾森伯格(Eisenberg)的角色。艾森伯格自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一直担任白宫副法律顾问。周三晚间,众议院弹劾调查人员宣布,他们已要求艾森伯格和白宫一名律师迈克·埃利斯(MikeEllis)周一出庭作证。

  周四,众议院计划就下一阶段调查的规则进行表决,并听取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副代表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的发言。博尔顿也被要求下周作证。

  温德曼的陈述标志着第一个已知的案例,在弹劾调查之前,证人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将艾森伯格与将有问题的成绩单转移到高度机密服务器的决定联系起来。

  艾森伯格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白宫发言人拒绝讨论艾森伯格在处理7月25日笔录方面的角色,以及他如何处理从工作人员那里听到的担忧。

  

a man wearing a uniform: Army Lt. Col. Alexander Vindman departs a closed-door meeting after testifying as part of the House impeachment inquiry Tuesday. (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C.Patrick Semansky/AP陆军中校亚历山大·温德曼(AlexanderVindman)周二在众议院弹劾调查中作证后,离开了一次闭门会议。(美联社图片/帕特里克·塞曼斯基)白宫副新闻秘书霍根·吉德利(Hogan Gidley)表示:“按照两党历届政府的做法,我们不会讨论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的内部讨论。”

  艾森伯格在加入特朗普政府之前曾在柯克兰埃利斯律师事务所(Kirkland&Ellis)的华盛顿办公室工作,他在乔治·W·布什(George W.Bush)政府期间也曾在司法部任职。自特朗普就职以来,他一直担任白宫副法律顾问,负责监督国家安全问题。他在前白宫顾问唐纳德·麦克高恩(Donald McGahn)和继任者帕特·齐波隆(Pat Cipollone)

  到了7月底温德曼来找他的时候,艾森伯格已经很熟悉据“华盛顿邮报”此前报道,白宫官员对奥巴马政府为政治目的向乌克兰施压的企图表示不满。

  三个星期前,温德曼和另一位高级官员在7月10日的一次有争议的会议上向他表示,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迫使两名乌克兰官员调查特朗普的政治对手,包括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他的儿子亨特(Hunter)曾在布里斯马董事会任职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

  桑德兰的律师罗伯特·卢斯金周三表示,他的当事人在7月10日的会议或任何其他有关乌克兰政策的讨论中没有提到比登斯一家。

  卢斯金说:“桑德兰大使在准备好的证词中没有任何补充,他在证词中明确表示,他当时或任何其他场合都没有提到拜登的名字,也不知道布里斯马与拜登有关联。”

  当天,代表这位新当选的乌克兰总统的两名官员来到白宫,希望巩固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

  相反,游客们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摊牌白宫高级官员之间。

  这两名乌克兰客人分别是泽伦斯基高级顾问安德里·耶尔马克(Andriy Yermak)和乌克兰国家安全与防务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And Defense Council)主席奥莱克桑德尔·丹柳克(Oleksandr Danyliuk),他们首先被护送到博尔顿办公室,会见了温德曼、桑德兰、白宫俄罗斯顾问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和国务院驻乌克兰特使库尔特·沃尔克(Kurt Volker

  希尔和温德曼的证词显示,在讨论美国希望看到基辅打击腐败的愿望时,桑德兰将话题从正在进行的腐败调查转向了对特朗普重要的具体调查。

  据知情人士透露,博尔顿对这些言论如此震惊,以至于他缩短了会议时间。

  桑德兰随后请乌克兰人陪同他去国家安全小组使用的地下室会议室进行事先安排的汇报。

  在那次会议上,桑德兰“强调了乌克兰对2016年选举、比登斯夫妇和布里斯马的调查的重要性”,根据温德曼的说法,这是指一家天然气公司利用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担任董事会成员。开幕词敬立法者。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温德曼表示反对,并告诉桑德兰,这一请求“完全不合适”。

  这位知情人士说,随着紧张局势的加剧,桑德兰询问两名乌克兰官员是否愿意暂时退出会谈。

  博尔顿曾指示希尔去监视桑德兰,他刚进了病房。根据她的证词,她立即回应了温德曼的反对意见,即这一请求违背了国家安全目标。

  “她很情绪化,”一位听到温德曼对会议的描述的人回忆道。他补充说,希尔提高了声音,强烈反对。

  根据温德曼和希尔的证词和知情人士的说法,他们直接向艾森伯格投诉了这一事件。目前尚不清楚艾森伯格是否采取了应对措施。

  据一位熟悉温德曼证词的人士透露,几周后,温德曼坐在情况室听特朗普与泽伦斯基谈话时,他变得更加惊慌。出席会议的官员包括刚刚接替希尔担任白宫高级俄罗斯顾问的蒂姆·莫里森。已退休的基思·凯洛格中将副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

  “我希望你帮我们一个忙,”特朗普告诉这位乌克兰总统,然后请他调查被揭穿的阴谋论一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服务器在2016年被黑客入侵后被运送到乌克兰。粗略成绩单由白宫释放。记录显示,特朗普还要求泽伦斯基对拜登和他的儿子进行调查。

  这位知情人士说,温德曼目瞪口呆,抬起头来,与莫里森进行了眼神交流。

  温德曼在给国会议员的声明中说,他“认为要求外国政府调查一名美国公民是不恰当的,我担心这会影响美国政府对乌克兰的支持”。

  打完电话后,温德曼急忙跑到艾森伯格的门口,带着他的孪生兄弟、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道德律师叶夫根尼(Yevgeny)来了。这位知情人士说,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副法律顾问埃利斯也参加了讨论。

  温德曼大声念出他对总统电话的注意。温德曼告诉议员们,艾森伯格随后建议国家安全委员会将通话记录转移到一个单独的高度机密的计算机系统上。

  据一位政府官员称,白宫律师后来指示将抄本移至NSC情报合作环境(NSC Intelligence Collabation Environment)的一个名为NSC的系统,该系统通常只用于代码字级的情报程序和绝密消息来源和方法。

  前特朗普国家安全官员表示,在这个不错的系统上,人们从未听说过会与外国领导人接听总统通话,但艾森伯格至少将特朗普电话的另一份通话记录移到了那里。

  9月1日。25.在日益增加的政治压力下,白宫释放塞伦斯基电话的粗略记录。特朗普宣称这是一个“完美的决定”,并证明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在他的证词中,温德曼召回在电话中,泽伦斯基点名提到布里斯马,以回应特朗普要求乌克兰人调查比德恩斯一家的请求--白宫公布的记录中没有包括这一细节。




上一篇:分析:众议院今天没有就弹劾特朗普进行投票
下一篇:返回列表
虹彩艺术芳草地 立德贤达儿童心